祈福‧蠟燭‧人文關懷

candle

莫拉克重創台灣,國慶節聽說要取消活動,此時公司要我準備雙十賀卡…

我想,我是不可能弄出煙火歡慶的畫面。

尋找靈感時,恰好看到Create a Realistic Candle in Inkscape(用Inkscape繪製逼真蠟燭)的教學,或許會是個方向。不過我還沒完成賀卡,先畫好蠟燭而已,忍不住先另外弄出這張祝福卡。

Inkscape是開放源碼的向量繪圖軟體。

而我完成的這張圖,卻是用Illustrator完成的。

常常有人問說,用哪種軟體比較好畫,我承認軟體之間一定有差異性,但最終還是要看你用哪個習慣就用下去。

過去我總認為Photoshop的上色、漸層、透明度與混色比較好用,蠟燭應該用Photoshop畫。今天,看Inkscape教學卻用Illustrator完成了這張圖,反而有種快感。

畫蠟燭時,剛好週遭發生一些事情,讓我產生了聯想與思考:

為何要捐錢給他們?

我收到同事轉信,部分網友很不認同那些災民嫌東西不好吃、怒罵探訪的官員,而因此慶幸自己沒捐半毛錢給這些「不知珍惜」的災民。

通常身為餽贈的一方,往往希望收受者能有所回饋。

這心態很正常,人之常情,可很容易變質成為:「我都送你,你還挑?」

真正的付出與愛心,是「給予別人真正需要的」,給對了,對方也會樂意接受。

這種作用,發生在各種關係之間。

A男三不五時對B女噓寒問暖,搞得B女快瘋了。

B女要的是空間。

C男除了天上的星星摘不到外,該送B女的都送了,卻依然追不到她。

B女什麼都要,就是不要你啊…早點看透的話,荷包也不會損失慘重啦!

回到現實,

新聞報導說,連過期食物都有人捐出來,這又是什麼心態…?

「有得吃就不錯了,你還挑?」

他們卻不知道,這種半調子愛心,讓處理物資的人員得耗費精力檢查期限…

你早就失去了隱私權?

最近網路廣為討論的一個話題,就是用噗浪抓取照片產生的正妹猛男牆。

而且不只一張,這個技術透露出每個人更換過的照片都保存在plurk上。

有些人覺得隱私被侵犯。

弄出這網站的技客(geek)根本不屌抗議的鄉民,認為隱私早在加入撲浪時失去。

不管法律怎麼界定網路上的隱私,我看到問題的一面是:擁有技術,卻缺乏人文關懷。

年中去上NET-MBA的課程認識一位程式設計工程師,每人自我介紹豐功偉業時,他唯一幹過有點知名的事情是結合超商和網路的愛心捐贈活動。

很高貴的精神。他用他知識與技術從事幫助他人的服務。

私底下聽他人說,他也滿常看人文類的書籍─難怪他想把冰冷的科技結合公益。

而目前網路上有太多炫技的人,憑藉著BLOG自我行銷其技術的偉大,但是看不到什麼深層文化面,只有想爆紅、愛幹譙的自大心態。

不久前,去了某個常態商業活動,那次的主題是愛心救災之類的,當天真正出席的人卻比往常少,我就開玩笑地和某活動成員說:聽到要捐贈或幫助救災就不敢來了吧…。

留下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