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田宏明《碎拍漸境》:累進蓄積在剛與柔之間爆發

梅田宏明

「舞蹈課真的很討厭!」梅田宏明笑著說。(語出藝流網的訪問)

假日陪老妹去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看2009世界之窗日本系列-梅田宏明《碎拍漸境》的演出,從網站預告看不出什麼端倪,也沒特別研究這位藝術家,單純帶著愉快、無預設立場的心情前往觀賞。當天同時段還有大鼻子情聖的表演,戲劇院滿滿的人潮很熱鬧,從攜老扶幼的情況來看,我們一定走錯地方= =" 原來,實驗劇場在另個小小的入口,入場的樓梯暗到接待人員要拿小手電筒輔助照明,好刺激啊!

《碎拍漸境》(while going to a condition)

一開始,單調的節奏重複,只有雙腳蠕動,耐人尋味,挑戰我的耐心。
不同的聲音漸漸接續進來,梅田看似無意識的扭動, 肢體的頓點卻絕妙地落在每一擊重拍。
黑色背景投射的白線條, 隨著音樂拉長,膨脹而模糊,當重拍瞬斷那一刻,又變成無鋸齒的細長銳利。
節拍漸次加快,碎拍增多,燈光一明一暗交替,眼珠視覺暫留發酵,眼前的晃動人體配合重拍頓點居然出現層層疊影變化。

梅田宏明受過古典芭蕾訓練,自身又熱愛街舞,在大學主修攝影時,跑去創了舞團。媒體稱他是跨領域的藝術家,從他創作的第一個作品《碎拍漸境》就讓我感受到他揉合視覺、音樂、舞蹈的天份;芭蕾的柔性優雅,和POPPING的機械顫動,都被他美妙結合,讓我訝異、驚喜:他好懂得控制肌肉,收放自如。

整段20分鐘的表演,我從冷靜,到熱血沸騰。我想,這就是獨舞的力量。

《格局N次方》(Accumulated Layout)

中場休息20分鐘後,回到場內觀賞這一段演出,這段的重點是燈光投射的角度變化,舞蹈部分也更繁複。
說實在的…實在沒有很仔細在看…都是隔壁的情侶害的啊!要談戀愛可不可以滾回家去談啊?抱著看就算了,中途那女的還彎腰往男的方向倒去…喂~是刺耳音頻或光影變化讓妳頭暈嗎…但我得承認,有幾段音樂的音頻銳利到挑戰耳朵的極限,當我很想伸手捂住耳朵時,音頻又瞬間恢復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我在想,他可以過著這麼有趣的生涯,應該突破不少障礙。日本那麼的傳統,凡事力求專精,專家、達人一堆,他小時學芭蕾,長大卻主修攝影,現在到各國帶來跨界的表演,接受訪問時也表示不將自己定位成舞蹈家或藝術家,或許就是因為他的不設限,才具有跨領域的本領。

人生永遠可以暫停─重來

我發現到,跳舞的這個決定,是他唸攝影時決定的;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在26歲創團,但是他從19歲才正式習舞;而我的佛朗明哥舞老師Mimbre原本唸電機,大一時受到舞蹈啟蒙,雖然後來把研究所都唸畢業了,現在是全心全意投入佛朗明哥世界。可是他們過去所學的東西,並沒有白費,只是以不同形式影響著舞蹈或是行事作風。

如果,你可以找到自己熱愛的領域,去投入,永遠不嫌遲。

留下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