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的故事

writer_by_AmythePirate

以下收錄了我在其他地方寫的真實故事。

Mr. Miserable Hero

同學把他的書評e給我看
此書開頭是加拿大小說家Robertson Davies所言,
與大家分享:
「如果你思量生命究竟是什麼,
則悲觀論是很簡便的出路,
因為悲觀是對生命的短視。
如果瞧瞧今天我們週遭所發生的,
或看看個人出生以來發生的事,
就不得不覺得生命是形形色色的問題與疾病的可怕淵藪。
但如果回顧到幾千年前,
你會了解從第一隻變形蟲爬出泥沼,
到地面探險的那一天起,
我們的進步是多麼不可思議。
如果能看得遠,我看不出來對人和世界的未來有什麼好悲觀的。
你可以看得短近,想每件事都一團糟,生命不外是騙局;
那當然你就感到悲哀了。
有些讀文學的同事讓我覺得很好笑,
說哀傷與悲劇的觀點是生命唯一的解答,
我想這不外是縱容自己的鬼話。
活得悲哀要比活得有嘉感遠為容易。
擁抱生命悲劇觀是逃避責任的行為。
只覺得事事都陳腐是再簡單也不過的。
只寫悲劇小說相當容易,
但如果以持平態度論事,
就會為箇中出現的繁複喜劇、歧義與嘲諷感到驚奇。」
這作者說唸文學的人覺得悲劇是對生命的解答
呵呵…有些人真的如此
至少我很討厭的一位學弟就是
因為他出的trouble太多
但他永遠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
反而認為是大家都對不起他
言談之間自詡為希臘神話中常見的悲劇英雄
MY GOD!怎叫我不討厭他?
hey!BE A DEVIL, MAN!
我說寧可作魔鬼,也不要作悲劇英雄
N年前的思想或許能解釋現代一些事情
但不代表悲劇英雄就是UNIVERSAL的答案
怎麼
文學作品居然變成掩飾缺點的藉口啦?
「縱容自己的鬼話」Robertson Davies說得真貼切!
悲劇英雄可能是受陷害而命運悲慘
但是現代的悲劇英雄恐怕是只會等人來救贖而沉溺於一種悲慘狀態的變態之一
我說的大概很狠
但這不代表我UNIVERSAL的想法
因為我的觀念也會時常因時因地因人而變換
腦是活的
而至少現在這一刻
我的觀念就是如此

同學把他的書評e給我看,此書開頭是加拿大小說家Robertson Davies所言: 「如果你思量生命究竟是什麼,則悲觀論是很簡便的出路,因為悲觀是對生命的短視。如果瞧瞧今天我們週遭所發生的,或看看個人出生以來發生的事,就不得不覺得生命是形形色色的問題與疾病的可怕淵藪。但如果回顧到幾千年前,你會了解從第一隻變形蟲爬出泥沼,到地面探險的那一天起,我們的進步是多麼不可思議。如果能看得遠,我看不出來對人和世界的未來有什麼好悲觀的。你可以看得短近,想每件事都一團糟,生命不外是騙局;那當然你就感到悲哀了。有些讀文學的同事讓我覺得很好笑,說哀傷與悲劇的觀點是生命唯一的解答,我想這不外是縱容自己的鬼話。活得悲哀要比活得有嘉感遠為容易。擁抱生命悲劇觀是逃避責任的行為。只覺得事事都陳腐是再簡單也不過的。只寫悲劇小說相當容易,但如果以持平態度論事,就會為箇中出現的繁複喜劇、歧義與嘲諷感到驚奇。」

這作者說唸文學的人覺得悲劇是對生命的解答。呵呵…有些人真的如此。至少我很討厭的一位學弟(外文系)就是。因為他出的trouble太多,但他永遠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反而認為是大家都對不起他,言談之間自詡為希臘神話中常見的悲劇英雄,MY GOD!怎叫我不討厭他? hey!BE A DEVIL, MAN! 我說寧可作魔鬼,也不要作悲劇英雄。

N年前的思想或許能解釋現代一些事情,但不代表悲劇英雄就是UNIVERSAL的答案,文學作品居然變成掩飾缺點的藉口?「縱容自己的鬼話」Robertson Davies說得真貼切! 悲劇英雄可能是受陷害而命運悲慘,但是現代的悲劇英雄恐怕是只會等人來救贖而沉溺於一種悲慘狀態的變態之一,我說的大概很狠。但這不代表我UNIVERSAL的想法,因為我的觀念也會時常因時因地因人而變換。腦是活的,而至少現在這一刻,我的觀念就是如此。(寫於2005/09/03)

——————————————————————————————

Mr. Square

話說昨天某男同事被炒魷魚… 之前,老闆認為他個性很溫和又每天作到很晚,所以一再給他磨練的機會,每件案子都會先跟他討論好方向再做,可是偏偏出來的成果都很粗糙,不然就是毫無創意或視覺重點。 前天他設計三款名片先給我過目。

我問:「客戶有特別說想要怎樣感覺嗎?」
「沒有。」
再問:「那你知道這家公司的屬性嗎?有沒針對他這類電子業來做發想?」
他無言。好,我知道他沒有去設想。所以我換個問題:
「沒關係,那你說看看為何都用方形大色塊作設計?」

他頓了一下,說:「因為比較簡單。」

內心真的是燃起三把火… 如果他是指方塊很簡單、好設計,那我會氣死。因為感覺他想趕著交差,或是他腦袋空空沒想法。如果他是指他想要設計簡單的風格,那我還是會氣死。極簡的風格最難設計,而且電子業的不適合極簡風。 設計師的創意可以不用很優秀,(符合客戶期望又優質的作品就夠了,套句話說,不管黑貓白貓,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 但至少頭殼要有想法吧…

一路順風了,Mr.方塊。(寫於2006/09/23)

———————————————————-

Miss Half-way

大學時代,有個女同學,被天才W教授取了暱稱:Miss Half-way。

因為作文課時她都只上第一堂,下一堂一定閃人。當W下課時要發還作業,點名總是點不到她,這外號傳遍了班上…

這位Miss H其實很熱情可愛,她還請我跟朋友到她家吃火鍋和看電影,談論她多愛木村拓哉。哈日的她跟我算是相見恨晚,大概是因為她的特異獨行,以及豪不保留展現她自認為聰明的發言,引起班上許多歐巴喪的不爽(認為她很跩) ,於是大家好像變成幼稚園小朋友…排擠她。

有次開學我發現她消失了,打她手機或家裡電話,不是停用就是說打錯,於是大家謠傳,她之前第二堂翹課其實是身體不好,有某種疾病,可惜我已經聯絡不到她,無法證實。但我仍很擔心,因為她說,那棟房子是她爸蓋好給她的,家人都不在人世,只有她一個人住…

現在我只能默默在心中祈禱,希望妳一切平安,好好活在某到地方,一個可以盡情展現妳才華而不會遭到忌妒的地方,我,Miss Think-too-much 想念 Miss Half-way。(寫於2006/10/3)

留下回應

1 則迴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