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經前症候群的男人

ITC

話說有個熱心人士真是太熱心,看了英國影集IT Crowd後深受感動(或是說感觸良多),就把這影集燒成光碟寄給我。這是圍繞著英國IT部門工作趣事的影集(其實有些梗很冷,我猜是因為文化差異),位於公司B1的IT部門,在公司的地位也是低到地板之下,有一天,空降一個完全不懂電腦的女主管…啊~重點不是介紹這影集。

我想起有一個片段是書呆子Moss從網路得到最新訊息是:男人也有經前症候群,痞子Roy對照了Moss說的徵狀,把所有情緒和糟糕的事情都歸罪於自己的經前症候群,追求實證的Moss把Roy有經前症候群的事情po到網路,一傳十,十傳百…瞬間成為網路geek們的笑柄。

最近看到噗友提問鎖不鎖河道的問題,週遭的朋友恰好討論到網路隱私的問題,其中最奇妙的一個心態是:我想吶喊,但是我希望聽眾是不認識的人。

噗浪和blog同樣有個功能:關閉回覆。有些話想說出來給大家聽,但我不需要得到回應。我們可能只是需要單純的聽眾,不需要任何實質上有幫助的回饋,是很純粹的在情感面上尋求傾聽者。知道有人在聽,我就安心,什麼話都不用多說,自然得到安慰。

有一批人是期望只加入熟人,但是另有一批網友感嘆自己的社群工具(facebook,plurk,twitter,Buzz…)加入了熟識的人,反而什麼話都難以說出口。失去了最後一片淨土,我真的曾經有過這樣的感覺。

最早玩一些交友站時,大學同學兼好友也透露過她有玩,但彼此就很有默契的沒有互加。再怎樣的親近,還是留點空間。

這種奇妙的心理我無法解釋,因為不熟的網友給予的回應,在聽者耳裡似乎最客觀,其實那些不認識你的人,在不熟知聽者太多過去背景基準之下的回應,我覺得應該是最主觀的。即便我認為如此,但我還是很著迷於和[不熟]的網友互動。所謂的[不熟],我的定義是:現實生活中沒有接觸過的人。很可能是當初在網路上結識時,都是基於很單純的欣賞或有共同興趣,沒有太多的利益糾葛。

後來我自己想開,當你要以網路維生,或從事相關工作,自己是有必要暴露部分隱私,甚至發言的時候,要把A講成B,來避免任何的對號入座。這時候覺得…當初應該唸唸戲劇系,就比較會偽裝…

回到Roy那裡,全世界只知道他是個有經前症候群的男人,無法真正了解他,所以我對網路隱私的態度是…既然上網,就沒什麼隱私,那些人也只是看到你的某一面罷了。我只能靠自己去控制曝光度,不過我還是很懷念過去的幾個淨土…或許,我在哪裡還有分身,是沒有人知道的。

留下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