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著噴射機,我前往…

waitandleave

因為不想妥協,黃先生乘著噴射機離開了某大報,開始了他的一些行動。

而我最近呢,「陸續」異動了工作,離開、加入、再離開、再加入,每次也算是乘著噴射機…火速地離開,快得讓老闆對我一定有些疙瘩,我一直想把這些寫出來, 今天或許算是個好時機。流連在社群工具以及埋首工作裡,讓我稍微荒廢了這個blog,看著Feedburner顯示還有17人訂閱這個尷尬寫作的小小blog,忽然有點愧疚,但也有點開心,這世界上、華人圈中還有那麼17位關注著我(關注,這一詞也很社群,來自於大陸的微博用語)。

我到底忙去哪裡了呢?

話說約莫在2008~2009年之際,認識了某網路趨勢專家,他同時是我的老師。
原本是網頁設計師的我,忽然吸取到猶如從水面浮出的新鮮空氣,很想逃離那個很悶的環境…有鑑於前前公司可能還在「關注」我的blog,我得澄清一點:當一個設計師專注在一個領域中,不斷重覆做同樣的事情,不悶,是不可能的。再加上我已耐不住那窒息感,當時,又接觸到最新的網路行銷脈動不斷刺激我,2010年初,我趁著過年前最後一天提了離職,年後上班5天就離開。

關於這種離開方式,很強烈,我承認我處理得不好。

原本想休息個幾天,但老師已經找到辦公室,迫不急待讓我加入。依然做設計,但我也開始學著找外包人力、跟著同事研究臉書行銷、兼任PM。我那時談了一個不思議的條件:請讓我週二、四在家工作。每逢新進同事疑惑我的隔日休,我都會很詳盡的表示:不不不,我在家也是工作,只是因為辦公室沒有PC,只能自備小NB,有些設計總是需要PC跑才會快有效率嘛…。那段日子還去上了專案管理課程,就是希望可以協助這個草創的新公司邁向更好的未來,從職場和課堂,我學到了一個關鍵:「交換」。所有的事情,都是交換而來。我的半彈性上班也是一種交換,我拿的籌碼是我的高度自制力、良好表現以及「設計師需要PC」(做為藉口XD)。

處在這個以臉書行銷為主的團隊中,學到不少,剛開始上班真的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每天都很開心,天天可以接觸最新資訊。只是這個幸福感,沒有持續太久。當一個新公司開始壯大時,許多管理或組織問題接踵而來。而且,可能一週7天都工作,從原本要發展自有產品,到後來變成代工工廠。我又火速地離開了。我不細談,只能說,我還是很懷念小團隊的工作氣氛。

某次專案課聚會,我稍微帶到一點問題,發表了感想:當pm真的很難。老師卻點醒:那是因為上頭給妳的權力不夠。啊…我終於明白,一切都變得明朗,只能笑笑。如果前公司有看到,希望也別介意,一切都是推論,然後人們希望尋找一個安心的結論罷了。還記得2010年終時,前boss特別請客請了開國元老們,那時候相談甚歡,讓我覺得,雖然無法在一起工作了,再聚首時反而更開心歡樂,這樣也很好。

我不願意像是面臨災難般逃開,在前面兩個公司中,我都曾經試圖用軟性或硬性方式去革命,一但發現我改變不了環境,我只好離開,別無選擇。不是換到另個環境,就是跳入自己挖的另個坑─稱之為創業。

2010年底,我並沒有創業…我成為了具備html、做圖改圖能力的行銷企劃。

不過就在這轉折之前一週,收到前前公司來信說我blog還放著作品集,說我不能拿這些去營利用途…

那我順便揭露一下這兩年,或三年來的「在部落格招攬生意」的實驗心得:沒有行銷,沒有流量,就沒有訂單轉換率,是會餓死人的。所以我並沒有真的靠這裡開始我的生意…而這幾年來,掐指一算,只有兩個陌生人因為看到我blog而寫信來問,然後被我開的價嚇跑沒回音。因為…我一直都有正職工作,時間滿滿,並沒有「認真」靠blog招攬生意。那些作品集僅僅只是展現我參與了一些案件,只是一般人總是會有迷思,以為弄了blog,就可以做起免費無本的生意。對我而言,我真正受益的部分,是來自於多多參與社交活動或社會進修,結識了許多人,而facebook成為聯繫這些人的好工具,當朋友有需求時,找上我,我再幫忙。

2011年,臉書似乎正式侵蝕、撼動了雅虎、Google,我這陣子也瘋狂研究與嘗試Open Graph對於行銷的助益,很符合我愛追求新知、新東西的內心需求,其實,英文有個乍看為「離去」的片語,leave for,真正的意思是「前往」,我並未離去,我只是乘著噴射機前往我該去的地方。

留下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