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10.31華山基金會園遊會公益活動紀錄

apple candal

某攤位賣的蘋果造型蠟燭,小小的又很漂亮。
這場在板橋體育館外頭舉辦的公益活動,雖有金鐘影帝趙又廷代言,當天稍嫌冷清。喜歡小物的朋友,最適合逛逛愛心公益的園遊會,當天很開心,有個正咩噗友情義相挺,到會場攤位來和我歡喜相認,說她逛得不亦樂乎。
最近參加好多活動,喜悅的心情都沒空上來寫,但今日看到Tony已經更新blog還提到我,就趕緊來「趁燒」寫寫吧~

去年在網誌寫了在華山藝文區的占卜活動報導,看過的人都給予好評,這次就寫得輕鬆點,因為我那天去,不算幫忙,應該算是騙吃騙喝、到處哈拉兼練習攝影的,那麼,就來看圖說故事吧!

尋楊

初登場!尋楊 老師!

網站: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 – 網誌 – yam天空部落

當天沒機會交談,只能從網誌字裡行間的感受尋揚的感性,對塔羅的解讀也有很清晰的邏輯,每看一篇文章就像看了一則故事,透過塔羅對照現實反應,是滿值得閱讀的網站,塔羅新手看了更有助益。

謝定宇

可能是預言家? 謝定宇 老師!(這張有摸骨的feel…)

網站:謝定宇占星、塔羅牌占卜、催眠、NLP、光的課程

當天暢談了他打算開班授課的理想和方法,還聊到一些有趣情況,例如占卜的當下,客戶說不準、不可能發生,結果沒幾天,客戶就火速call來:天啊!真的發生了! 因為定宇不是鐵口直斷型,對於任何可能性都採高度開放的態度,聽到客戶的回饋,也覺得驚訝。

Amanda

活動女王! Amanda 老師!

網站:艾曼達塔羅心理諮商

Amanda是當天的吸金機器…喔,不,應該說是公益高手。身為紫蝶老師弟子的她常出席塔羅占卜活動,打扮超專業,很有女巫神秘的風格,難怪大家都到她攤位問事,這讓我了解到,適度的包裝自己就是最有效的行銷。很高興繼上次活動後,再次見到她,真是辛苦她了~!因為不斷占卜之下真有種被車輪連續輾過的虛脫感啊…

Aesop

英國巴哈花療法的花精占公主! Aesop 老師!

網站:Aesop的部落格

近代的占卜或心靈療癒開發了許多方法,其中之一就是花精占卜,Aesop的出席可以讓攤位有不同的新感覺,我和定宇就好奇的也抽了幾張給她解,花精卡能反映當事者的情緒困擾或個性,結果確實還滿貼切的傳達出我近期的煩憂,真的挺有趣。每次參與活動的好處就是和不同的占卜師互相交流(謎之音:我看根本是妳愛免費凹人家占卜吧~),體驗融合了不同派別的占卜方式(之前在華山就是看到易卦與塔羅的混搭解法),真的是大開眼界了!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May Also Like

《活動》2008.12.06華山藝文特區之身心靈特展

承蒙Tony老師給予機會,12月6日再次外出實占(戰?),直接面對有需求的客戶。這是華山藝文特區外圍、2008簡單生活節入口處附近的身心靈特展活動,就我所知就有3個塔羅占卜攤位,剛好看到這則訊息的您,週日還有一天的活動,歡迎前來體驗塔羅,因為我自己除了下海之外,也體驗其他資深占卜師的諮詢,真的是高手雲集,群聚了這麼多優秀又資深的塔羅占卜師(也有花精占卜、靈性彩油),每第一個問題卻只收100元,真的太經濟實惠了!

塔羅不神秘,是你很神秘

文學唸久了 總有個念頭會蹦出來 「我們後人去推測出某名家用了伏筆(foreshadow)啊、什麼等等的鋪陳…會不會只是我們的看法,那名家不一定真的如我們分析的刻意用那些手法…搞不好只是個巧合? 」 當我把塔羅牌當作是N種組合所產生的機率、巧合 會不會有人要對我丟石頭了…

《牌義》讓人畏懼的死神

今天最熱門的新聞之一,就是邱毅爆料陳水扁抽到死神牌。晚上回家後剛好遇到Tony老師找這則新聞,研究到底是抽到什麼牌組。看了那幾張牌,我覺得沒有新聞說的那麼嚴重。先聲明一點,我僅針對塔羅部分作探討,不預設政治立場,不小心看到此篇的請理性瀏覽…若要問我是藍是綠,其實呢,我是粉紅色的~~~啦啦啦~~~

我的靈魂伴侶牌陣

曾經聽過一位好友談她的Soulmate,她倆很了解彼此,不過兩人並非情侶關係。這真是很難得,靈魂伴侶或許不見得是愛人,可是要從朋友中找到一個靈魂伴侶也不簡單。最近在Tony的部落格上看到這個牌陣,於是我也好奇的用了這牌陣來問問自己的靈魂伴侶。 我的靈魂伴侶屬於什麼樣的類型?(用宮廷牌) 我在什麼情況下,會遇到自己的的靈魂伴侶?(用金幣、權杖、寶劍數字牌) 我會如何對待自己的靈魂伴侶?(用聖杯數字牌) 我需要何種建議?(用大牌)

我的戰車,逆轉勝

上週和許久沒碰面的大學好友到巫雲聚餐,一邊品嚐雲南菜,一邊聽著老闆喜愛的爵士樂,氣氛很妙。用餐後,重頭戲就是拿出塔羅,替好友占算解惑。其中一位S小姐本身就懂得塔羅,不過她說:幫自己算,實在太難了。所以想聽我的解法,讓她可以說服自己:這是別人的客觀說法(雖然解說時的我是主觀的),比較準確,要聽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