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要付出代價的

這輩子我應該只會和我妹這樣對話,講得都很直接,不修飾(但是po上來,我還是馬賽克了)。她永遠都是我的一面鏡子─只會和我唱反調、揭我舊傷口,讓我提醒自己以後不要那麼笨的犯錯;永遠說我的作品很爛,讓我隨時警惕自己要加油。有時候會覺得,她說話酸得很搞笑的同時,還有發人省思的地方。

遅い屋是我,因為我常故意說她是「氣氛屋」,在日文中意指情緒不穩定的人。最近我上班遲到情形嚴重,她就改稱我「遲到屋」,意指我時間總是抓不穩。以下就是對話…(髒話已經被x消音)

[17:12] 遅い屋: tut系列網站好多喔
[17:12] 遅い屋と気分屋: 對阿
[17:13] 遅い屋: AETUT 還有 NETTUT
[17:13] 遅い屋と気分屋: 我要來買大陸版的compter art
[17:13] 遅い屋と気分屋: 數碼藝術
[17:13] 遅い屋と気分屋: 是英國版正式授權ㄉ
[17:13] 遅い屋: !!怎買
[17:13] 遅い屋: 博客來ㄇ
[17:14] 遅い屋と気分屋: 不是
[17:14] 遅い屋と気分屋: 要到賣大陸圖書的店定
[17:15] 遅い屋: 喔喔
[17:15] 遅い屋: 靠你ㄌ
[17:15] 遅い屋と気分屋: X
[17:16] 遅い屋: X啥啦
[17:16] 遅い屋: 我們一起成長咩
[17:18] 遅い屋と気分屋: 成長要付出代價的

說的真好啊!成長可是要付出代價的!

她薪水比我少,那本雜誌又滿貴的,看到她這樣回,我笑了。

原本我想上的Flex課程,價值3萬多,後來看到別家只要1/3價,二話不說,馬上改變心意,因為成長的代價太高了,我付不起,我真的很想成長,但是我更想對得起我的荷包。那套便宜的課程,內容很豐富,時間也很緊湊密集,很適合我的需求,這樣的代價很值得。可是我相信,不是學完就好,還有很長的路等著我去練習和經歷,技術才會成熟穩定,還有許多代價等著要付出,才能保持我的技術成長。

原本我對愛情的觀念是─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不計較地位財富門當戶對,結果經歷了一段慘痛的交往經驗,深刻體會到─老人家說得都是對的,讓我感情觀漸漸起了變化,我要愛情,也要麵包,往後要追求我的億萬麵包(小綜真的好帥啊~週日晚上10點請鎖定中視的偶像劇~)。

原本我是個怕事的,覺得睜隻眼閉隻眼就好,但是歷經亞力三小事件,為了正義而號召受害者一起努力對抗銀行,一改我那低調畏縮的人生態度。賠上一年時間和銀行周旋、蒐集資料,失去自由(出國、刷卡…),最後在2008年底終於收到法院通知─我完全勝訴!正義,真的因為我的堅持而到來。想當初連家人都不看好這場硬仗(在我之前大多數受害者都敗訴),讓我感覺腹背受敵,難過落淚。但是,現在感覺一切都非常值得了…至少目前為止是這樣,因為對方還有一次告我的額度,現在就看對方是否要行使它的權利而法院是否會同意了。

回顧過去,付出的代價不少,說慘痛,也不會比別人多慘痛,我想還是有更多比我更苦的人,只要能堅持,熬過去,也不要怕犯錯,錯了就從中學習,失去的呢,就讓它去,那些巨變、挫折只是讓我更成長,還打不倒我的。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May Also Like

候車線之後

最近在白天po一些咖啡廳或風景照,從動態看來,朋友覺得我好悠閒,還問我,怎麼不用上班? 啊,怎麼可能不上班呢?我只是在進入這家公司之前,談好一個條件:請給我兩天在家工作。

不肯買便當的台大學生

一個台大某系所的高材生,在母校某中心打工,認為自己是高知識份子,能進來這中心工作,是為了增加經歷、增進學習,原本他希望可以做些報告撰寫、資料蒐集研究等等「有意義」的工作內容,沒想到,有一天,正職的同事要他去幫教授和大家買個便當,他質疑:「為什麼我要做這種買便當的跑腿差事?」更沒想到,有一天廁所太髒,來不及要工友打掃,上頭要他幫忙沖個水弄乾淨點就好,他憤怒了:「我來這裡不是為了作清潔工作的!」他帶著悲傷,失望地離開這個中心。

我的網友們(一):月之海Luna Sea Slaves

這兩個月以來,想要作一個網站,當作養老用,我也不可能終身都以網頁設計為業,盯著螢幕,老是替別人代工,卻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麼,有技術,卻沒有時間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透過網路,認識了一些人,有了力量,忽然想想,從我接觸網路以來,似乎認識過不少網友,它們和我素不相識,卻幫了我很多忙,想著想著,我在捷運上用手機記下那些過往認識過的網友,想起那時候的情節,有種奇妙的感覺,我想,我要把它寫出來,紀錄我的過去,紀念她們的熱情;另一方面,順便整理我架設網站的歷程,回顧過去,或許可以幫助我未來打造出一個對網友有貢獻的網站(還有收益能供我養老XD)。

靠!最真實的對話。

架設這個blog後,覺得自己的部落格名稱太普通了,或許法文的標題維持原意,但是中文要有個性一點。剛好和老妹在msn對話,她說到「至尊」二字,想起有個好友看到我酷愛穿帆布鞋,居然低頭看著我的鞋說:那不是至尊鞋嗎?真想殺人。剛開放給google搜尋沒多久,秀給一個海綿寶寶重度愛好者看,他卻說,怎麼不叫馬力呢?唉,想走氣質一點的路線,所以改成接近法文發音的瑪西,又被熟人認為不像我…靈魂很氣質的我,講話偶爾也會帶點髒字,畢竟自由自在做自己是最爽的事情…不過僅限和熟人之間的互動…。

傑米.奧利佛 Jamie Oliver的革命:讓愛傳出去

一早起來,吃了老妹親手做的培根貝果,配上一杯熱騰騰的杏仁松子茶,最後以一顆營養滿分的奇異果,結束美好的早餐時光。打開電視,看到旅遊生活頻道正播出奧利佛的節目,我已經很久沒好好收看,印象中記得他最初和大多數明星主廚一樣,只是在鏡頭前示範怎麼煮出美味的食物,沒多久,他就開始搞革命了。 例如他到小學去教導學校廚師如何做菜。別鬧了?人家也是廚師,為何還需要你教呢?結果,英國的飲食問題還真的比我想像中的嚴重─用組合肉當食材、用微波爐加熱冷凍食物、油炸高熱量薯條或炸雞…蔬菜在哪裡?新鮮的肉呢?小朋友從小就吃所謂的垃圾食物長大,奧利佛說得很嚴重:也許我們的小孩40歲時都得躺在醫院。

永遠難解的兩性對峙─恐懼惹的禍

某天,打開我的Netvibes首頁,瀏覽RSS送來的Mr.6大作,看到這個標題:婦女組織太超過?「爸爸族」如何靠網路瞬間起風發起1000封抗議信。當然,要點進去瞧瞧。作者很聰明,他預料到這文章可能會引起大戰,所以一開頭提醒大家「…有點刺激,請抓緊。」…確實有點刺激喔,女性讀者看了別腦充血,有些見解或許我不認同,事後想想,他以他的角色、立場來表達他的看法,所以我不覺得誰有權利去糾正他的觀念,但是,我們可以提供其他角度的看法來回應他,刺激他。他有沒有看呢?沒人知道,不過我分享了我的看法,業已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