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例》眾人皆可否定我,但我絕對不否定自己

寶劍八

《案例》像我這樣沒用又凡事做不好做不對的人,還應該活下去嗎?

審判逆 / 星星逆 / 劍二正 / 魔術師逆 / 劍八逆

解析:

因為這是我在知識+的塔羅占卜分類中回答的一個案例,詳細的回答全文可以點這裡另開視窗觀看

簡單來說,從牌中可以看到問事者的內心感到非常失望(星星逆),覺得別無它法(魔術師逆),死亡才是解脫,可是,又不完全真的想死,腦袋對於尋死有正反兩個意見(劍二)在交鋒,猶如天使和惡魔在兩頭交戰,天使認為,你真的有那麼差嗎?別人說你沒用就是沒用嗎?(劍八逆)…在痛苦中天人交戰,早已失去理智,於是來到這裡問塔羅(審判逆),想讓塔羅決定他的生死。

實際情況:

我想一個太痛苦的人,大概活在落淚和拭淚之中,而且問者寧願自己想,也不願多打幾個字來回饋,很難得知最後他從解析中能獲得什麼,只能透過他的補充回應得知:「看到大家的回答,我真的很感動…會有這些想法,真的也是因為找不到人聊..很痛苦..看完大家的回答,我哭了..」

感想:

要解這種問題的牌,乍看好像很可怕,不過我的心態上認為,透過塔羅了解自己,那麼自己最後要做什麼決定,塔羅只是因為解析出來的心理、外在因素等等作事件發展的推論,不是替問事者決定要不要活,或是,預測他是死是活。當他來發問的時候,代表了兩種可能:1. 我需要有人傾聽我的痛苦。2. 我想死,但是我內心有不同的聲音,所以我需要大家幫我決定聆聽哪種聲音。塔羅牌只是強化了他那不想死的聲音,我並不需要特別扭轉他尋死的念頭,因為,生命在他手裡,只有他能救他自己。

這個事情,不得不讓我感覺台灣的福利體系不夠周全,教育上也沒做好…有所謂的生命線可以撥打,他沒表態去打,寧願自己啜泣;沒有可以傾訴的對象,也不想去找心理醫生談談…甚至,搞不好需要排隊?據我所知,心理科的還得先預約掛號,熱門的心理醫師還不見得排的到。此外,還讓我想到不久之前新聞報導過在facebook之類的社群網站,會出現一些求救訊息,有些青少年可能在校受欺負,過的不好,但他們無法倚賴師長、其他同儕或家人,只好上網把痛苦公開向陌生人傾倒…這真的很可悲,我們只知道要唸書、賺錢、做大事,不知道受到挫折、失敗、被否定後,要往哪裡去排解。

剛好前天在家看了一部即將上映的搞笑影片《The Love Guru / 愛情大師》,男主角(Mike Myers /麥克麥爾斯)從小送去中東學習心靈治療、成為心靈大師,專長是在愛情關係上,因為被稱為愛情大師。女主角是身材火辣的艾芭,她飾演一個因為父親去世而頂替成為球團負責人的帶衰女強人,她接掌曲棍球團後,讓這冠軍隊伍沒再贏過冠軍,所以鄉親父老只要看到她出現球場就會吐她、攻擊她,都怪她帶賽、不會經營。她向愛情大師說她很沒用,愛情大師卻溫柔回答她:

” no…no…People can say bad things to you, but you never say bad things to yourself…” (不,人們可以說你壞話,但你不能說自己壞話。)

寶劍八有著類似的延伸精神:「眾人皆可否定我,但我不否定自己」,因為牌中的女人被布綑綁,如果是別人綁她,還有逃的機會,如果是她自己甘願綁住自己、矇蔽自己,那真的是沒有逃脫的可能─因為她沒辦法放過自己。如果有八個人都說她沒用,她恐怕真的認為她毫無用處,該離開這世界,結果,她到頭來只聽別人對她否定,接著否定自己,她沒辦法平靜的聆聽自己內在聲音:我真的一無是處嗎?

放自己走吧,讓自己自由吧,有100人、1000000人說我沒用,我都會學習接受,我可能心情會受影響,但我不會因此否定自己,我反而認為,我還有進步成長的空間,現在沒用,不代表未來沒用,你們都可以否定我,但是我永遠不否定自己。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May Also Like

我的戰車,逆轉勝

上週和許久沒碰面的大學好友到巫雲聚餐,一邊品嚐雲南菜,一邊聽著老闆喜愛的爵士樂,氣氛很妙。用餐後,重頭戲就是拿出塔羅,替好友占算解惑。其中一位S小姐本身就懂得塔羅,不過她說:幫自己算,實在太難了。所以想聽我的解法,讓她可以說服自己:這是別人的客觀說法(雖然解說時的我是主觀的),比較準確,要聽她的。

《案例》與男友感情是否長久呢?

《前言》 在我小牌牌義課程都沒上完之前,就迫不及待想累積經驗。畢竟看牌不是只看一張牌,往往還需要和其他牌的牌義作結合,才能推出事件的過去、現在、未來,或是事件的表徵、核心。那麼,練習,真的很必要,有練習才會有經驗的累積。「經驗」對於占卜師而言算是滿重要的,不一定要真的去經歷過什麼事件,但是,最基本的,總得要聽過吧?聽多了別人的故事,對照當時抽出的牌,往後組合牌義的時間必定會縮短,因為已經有了經驗,讓大腦處理的速度之快,快的有如直覺,

遇見漂流希臘

2008.12.07是身心靈展最後一日,當天人氣最旺的就是蘇菲舞吧,週日的天氣變得較溫暖又有陽光,滿多人都出來晃晃,走到華山的廣場看到蘇菲舞,人們紛紛席地而座地觀賞。只見舞者跳得渾然忘我,觀賞者彷彿也看得忘我,表演完畢還有老人與小孩想實際轉看看。 其實那天發生許多特別的事情。我撿到一張價值1200元的簡單生活節入場券(還給櫃檯)、一個手機(還給失主)、一條金馬獎紀念毛巾(我沒拿走)…厄…我跟TONY說:我們攤位應該改名叫失物招領處,一堆失物都出現在我身邊。不過更特別的是,有個希臘人來到,讓我事後回想起來,感覺他也算是「需要被人招領的」。

《案例》迷信v.s.塔羅

最近關於塔羅的新聞沸沸騰騰,大家都在追問牌義,想要預測真正結果。可是,我所認知的塔羅,和一般的紫微、八字、星座等命理,稍有差異;主要在釐清事情、看見問題本質,推論的是運不是命。當問事者願意改變想法、做法,事件很可能會有變化。所謂事在人為,雖然用塔羅占卜時,牌陣當中可安排[影響事件之外在因素]的位置,通常顯示出來的影響主因往往都指向問事者(或問的對象)本身。

《活動》2008.10.18公益園遊會圓滿結束

從Tony老師那邊得知週六有一場園遊會需要塔羅師,基於作公益(=收入都要繳交給創世基金會啦),我就卯起來參加囉!實際幫人占算的感覺…真的很刺激,非常磨練我的應對力和反應力,之前在網路幫人占算,都有充分時間思考和推測,可是,當場親算就很考驗直覺(或過往累積的經驗)了,尤其…看到一堆不好的牌,我要如何對問事者解說才好?真是好難拿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