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個豬頭來罵或是風險轉嫁

「你是聖人。」一個人這麼對我說。我回:「你說的沒錯。」

另一個人走過來說:「你是惡魔!」我回:「你說的沒錯。」

他說:「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都回答『沒錯』,但我們不可能兩個都是對的啊?」

我回:「不只你們兩個,成千上萬的人對我的看法都是對的。因為不論他們說什麼,都是在說自己。當他們連自己都不認識時,又怎能知道我是誰?不論說些什麼,都是他們的個人解釋。」

他繼續問:「那你到底是誰?」

我回:「我就只是我自己,我對自己沒有任何解釋,也不需要有,我只是快樂的是『自己』。」

—-  以上截取自《創造力》——-

最近拜讀奧修的一本書《創造力》,跟著一群同好的讀書會進度來讀,恰好最近很忙,從廈門出差回來,還累積了一些案件待處理,沒空繼續翻閱,但朋友的一通電話,讓我興起翻閱這本書的興趣,想看看奧修是怎麼說。

朋友在我出差時就爆氣的傳訊,說我這邊配合的單位怎麼OO又XX的,害合作的他們得趕工加班。他則沒有想到,當時我也正在水深火熱、怒火上升中,因為前兩晚就收到朋友單位問說是否要增加廣告,要的話,得週一交稿。週六才告知這惡耗,我那時在廈門出差已經是天天都清晨5、6點起床,下午6點返回飯店,還要跟著介紹我們到廈門的熱心總幹事爬爬走(當然,我也超級樂意又開心),在房間還要處理白天的事情,大概天天都12點後才入睡。在精神體力都很萎靡的情況下,偏偏飯店的網路不爭氣,超級難連線,廣告檔要用的素材都沒帶,一定要靠網路下載,尤其我又用gmail處理公事,就算連線成功,翻好了牆,關鍵的時刻又斷線了…

我的理智也跟著斷線,按耐不住的爆氣回去:「我也有加班呢!臨時被通知要截稿,檔案通通都放在台灣的PC裡面,我也很無奈!」其實根本有種「很挫屎」的感覺。朋友才知道,原來加班的不只是他…

截稿日當天,我選擇直接在工作的展場進行完稿,因為網路很順,雖沒有原始檔案,但信件往來保有解析度頗高的JPG做為底,翻牆成功,進入GMAIL,抓下來改一改,還能當場給第三者幫忙校對,一切都很順,之前的不順我就通通忘了…

但回到台灣後,朋友持續報告我們雙方單位的配合有問題等等,他很想要釐清事情怎麼會演變成大家都在加班的狀態,以免我被他們單位誤解源頭是我…真是貼心的朋友,不是嗎?不過當我解釋了自己在這個專案的角色與歷程,結束對話後,我忽然覺得:

「我其實不需要解釋,因為不論他們要誤解我,或是說我不好聽的話,我似乎不痛不癢,我並不擔心他們,我的一番解釋只是變成安慰我那朋友的功能。他們要怎樣講我,都是他家的事。」

尤其我在這專案中,算是協力的外圍者,而且聽起來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雙方都有理…如果今天有一群人硬要把我這公親(站在很角落不講話的公親XD)變事主,那就讓他們去…因為,「我非常清楚我在這專案中的角色,就是outsider,我並非這單位的正式成員,當我成為事主,對專案沒助益也沒害處,不過就是讓嘴癢的人多個抨擊發洩的出口,那我就佛心來的,讓你們罵,只要不要讓我聽到,看見我時還能裝笑,我都能接受啦!」

隔天,我翻閱《創造力》,恰好翻到那一段奧修的對話,太有共鳴了,文章最後的結尾則更清晰有力:

一個人需要知道的是自己,而不是擔心他人的想法。

這本書是用來練「內功」,至少這一段話,讓人身心暢通,思緒更清明,回到我們身處的物理世界,想想人性,雙方單位會想找出個源頭,大概有兩種用意:找個豬頭來罵,或是,把風險轉嫁(譬如和上頭說都是某某的錯)。前者是發洩,後者是鬥爭手段…喔,不,是專案經理避風險的方法之一啦!我還對朋友說:「這單位的特色就是『變』,這專案的過程也持續變,所以就專心面對變化後得解決的新問題,其他都不用先煩惱!先想想下次要去哪裡玩,比較實在(笑)…」

所以,以物理世界的說法,當我瞭解自己的定位,把局勢推測出來─身為一名outsider才能在核心不停改變的外圍不變,理解這就是自由工作者的好處之一,那我更不會進去核心攪和了。

留下回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