候車線之後

Photo_0010

最近在白天po一些咖啡廳或風景照,從動態看來,朋友覺得我好悠閒,還問我,怎麼不用上班?

啊,怎麼可能不上班呢?我只是在進入這家公司之前,談好一個條件:請給我兩天在家工作。

理由很簡單,公司沒有配備電腦(PC),小筆電不適合做圖跑圖。但我也不諱言地說,我想掌控我的生活,不用被鎖死在辦公室。從過去的經驗來看,我是CP值很高的員工,老闆可以不斷丟工作來壓榨我,回到家後我什麼都不想做,還沉迷過線上遊戲紓解壓力,我家人問我:「妳也沒賺多少錢,妳為這個家付出過什麼?」

時間最寶貴

或許發生了很多事情,再加上搬家後遠離北市,漸漸覺得時間寶貴,人又如此脆弱,隨時會走,與人的相處每一刻都得珍惜,我只好很實際的談好條件,為自己爭取彈性時間。那是一個好機會,我抓住。因為,出去外頭找工作,人家不認識你,憑什麼答應這樣的條件,更何況,這裡是台灣耶!要一個老闆聘雇三天兩頭見不到的員工,難上加難。

即使我現在是在網路圈混,還是可以發現那些和我差不多年齡的網路人,喜歡實際互動,遠距離的網路meeting依然停留在行銷、宣傳的手段或不得已之下的最終選擇罷了,好保守喔!我要感謝自己當初不要臉的提出彈性工時。

炒掉你的老闆

這不是衝動或自我感覺良好的安慰,有人曾說,妳不如自己創業,可我覺得自己適合當老二,所以我要尋覓好的老闆,當我和老闆的想法落差太大,也是我該滾蛋的時候,不是等老闆來開除你,那等於是把命運、人生交給別人來決定,炒掉老闆的中心思想應該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什麼。

進來這個給我自由的小公司後,百廢待舉,最基本的員工福利滿模糊,後來我大膽地趁機會提出了,爭取福利。這一招或許又要被說(尤其是被東方社會傳統觀念給譴責):不要臉。既然我進來這裡,會盡我最大努力推動一個公司該有的制度,我不能選擇不說,也不能默默離開(畢竟還有哪家公司願意讓我彈性工時…XD),只好把這裡打造成我要的環境。

哀悼逝去、珍惜現有機會

偶爾,我確實會有些後悔,轉換工作時,還有另外兩個不錯的機會,一家是穩固的中型公司,另一家是男女老少都知道的公司,前者是配合愉快,後者似乎願意訓練我,但我已經答應了現在的公司…

機會過去了就過去,未來總是有新的,所以當我耳聞以前熟識的教授要去上海,深深覺得另個機會來了…

候車線之後

在韓國自助旅行時,曾經搭錯車,以為可以走到對面換車,沒想到卻是個雙向月台不通行的車站,只好硬著頭皮闖閘門,車站人員無奈的揮手要我們快點離開他視線。驚險的一次,沒有不愉快,反而覺得這回憶很妙很特別。

朋友羨慕著我,覺得我明白自己要什麼,我倒是覺得還好,我知道有更心思細膩的人已經規劃好20年的生活,而我還在不斷追尋機會罷了,我只有大方向,還沒有太多細節,只好在候車線等著,然後不斷上車、下車,看看每一站的風景,還在緩慢地勾勒出我的未來…

0 Share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You May Also Like

傑米.奧利佛 Jamie Oliver的革命:讓愛傳出去

一早起來,吃了老妹親手做的培根貝果,配上一杯熱騰騰的杏仁松子茶,最後以一顆營養滿分的奇異果,結束美好的早餐時光。打開電視,看到旅遊生活頻道正播出奧利佛的節目,我已經很久沒好好收看,印象中記得他最初和大多數明星主廚一樣,只是在鏡頭前示範怎麼煮出美味的食物,沒多久,他就開始搞革命了。 例如他到小學去教導學校廚師如何做菜。別鬧了?人家也是廚師,為何還需要你教呢?結果,英國的飲食問題還真的比我想像中的嚴重─用組合肉當食材、用微波爐加熱冷凍食物、油炸高熱量薯條或炸雞…蔬菜在哪裡?新鮮的肉呢?小朋友從小就吃所謂的垃圾食物長大,奧利佛說得很嚴重:也許我們的小孩40歲時都得躺在醫院。

從電影《黑暗騎士》看人性善惡

男主角克里斯丁貝爾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演員,最早開始會注意到他,是看了他小時後主演的《太陽帝國》Empire of the Sun,這是史帝芬史匹柏執導的經典電影之一,史老伯最擅長拍出天真童真與世故成人的對比,在異邦戰亂中求生存的小男孩,到戲末已經失去那個年齡的自己,用冷漠的雙眼看著迎接他的父母…克里斯丁貝爾的演技在小時候已經不得了,也讓我更關注後來他演了那些電影,有空就追來看。 《蝙蝠俠》每個系列我應該都看過了,不同於提姆波頓(附帶一提,我很喜歡提姆波頓的《斷頭谷》)的華麗、卡通化,後來兩部由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導演的《蝙蝠俠》都更接近現實,人性矛盾、內在衝突被放大來做戲,其他炫誇的特效都變成了加味的小菜,真正好吃的主菜是要從整個劇情裡品嚐。

人生青紅燈

如果我像一般人依據自己大學所學去求職,也許不會那麼快遇到人生的十字路口。 外文系大五的時候,有一位在計算機中心結緣的英國文學老師和我談過,要我注意學校是否有秘書職位,可以卡進去看看。因為就她所知,有一位老秘書一路做來也達到月薪十萬的收入,學校工作又算安穩單純,不像外頭有業績壓力。可是待過幾個單位的我,深覺得公家或學校機構的工作,沒什麼挑戰性,偶爾還有教授間的派系鬥爭,於是老師的建議我有記得,但不想去應徵。

流浪犬飼養記:Q比西施來我家

西施犬真的是滿適合一般家庭飼養的小型犬,大多數都個性溫和、不會任意狂吠,牠們能自己安靜的到角落咬咬布娃娃、狗玩具,享受自己玩耍的樂趣,像我們這種想養狗但工作又繁忙的家庭來說,西施一直都是我們家的首選。 這隻來到我家的新狗狗,叫做Q比,為何她會來到我家?有一段因緣際會,也是一段提起來就有點難過的往事。因為她的來到,是基於上一隻的逝去。 樂寶是我家從小養起的迷你西施,養到3歲,卻忽然的病逝。在她走掉的前2個月,曾經住院3天,當時找不出病因,無法得知為何又吐又血便,醫生說可移往設備更好的分院幫她檢查,可是當時很虛弱,無法保證她能否承受通車時間與檢查時的痛苦。生病已經很痛苦了,我們不想讓她身心更不安,所以選擇住院觀察調養就好。會使用塔羅的我,不免拿出來替這小生命占算了一下,好險,牌上顯示她會好起來的!第3天真的恢復良好,把她接回來的時候,她好開心!於是我們也鬆懈了,甚至可以說是天真的以為她痊癒,沒有帶她去分院做檢查尋找病因。所以兩個月後,同樣的情形再次發生,這次她卻撐不住,走得好快…老妹崩潰失控的哭泣,我還在冷靜的用毛巾包覆她還帶著一絲絲溫暖的身軀,放進紙盒裡…那樣的深夜,我在三峽,向樓上也飼養狗狗的鄰居大哥求助開車帶我們到24hr的動物醫院,當她氣絕後,我們都知道一切來不及了,醫院離我們太遙遠…

成長要付出代價的

這輩子我應該只會和我妹這樣對話,講得都很直接,不修飾(但是po上來,我還是馬賽克了)。她永遠都是我的一面鏡子─只會和我唱反調、揭我舊傷口,讓我提醒自己以後不要那麼笨的犯錯;永遠說我的作品很爛,讓我隨時警惕自己要加油。有時候會覺得,她說話酸得很搞笑的同時,還有發人省思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