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花雪月之大提琴與我

cello

很多人知道我正在學大提琴,就會問我原因為何。很簡單,因為很喜歡已故女大提琴家杜普雷的這首《Les larmes de Jacqueline》(賈桂琳的眼淚),是很憂傷的感覺,好像有那麼一個人正在低語著她的憂傷。提琴的聲音也是最接近人聲的樂器,聽起來就很像人在說話或唱歌。

有人曾說,何不學小提琴?比較方便攜帶,想表演就表演。但我就是偏愛大提琴那稍微低沉的聲音。於是,我開始了一段每週耗費將近1.5hr車程(還只是去程)的大提琴課,至今持續約8個月,直到前兩個月才正式拉起初階的歌曲,過去都只是拉空弦和練習按弦…真正的痛苦是從按弦開始,深刻感受到大提琴的粗弦反饋回來的震動,讓小指很疼痛。剛開始投入時,家裡有小革命,因為從小就買了鋼琴,我卻不好好繼續練下去,跑去買了上萬的大提,每個月繳交昂貴的學費,真的非常不被家人看好,還說我一定會中途放棄,讓琴變成另一個裝飾品…

我坦承中途真的有害怕過,剛學按弦時覺得:怎麼會那麼痛?真的想掉淚,好想暫停不上。我告訴自己,不行,還是要上!現在已經沒有那種恐懼,因為下一階段的課題來了:什麼時候才能不看弦就按到對的音準呢?目前還在持續考驗我,因為我聽得出來聲音怪怪的,我必須努力讓自己一次就按對。

ca

或許是我誤打誤撞,運氣好,老師在指導我的過程中,也不斷傳授古典樂的常識,因此得知他是大提琴之父卡薩爾斯的一脈,希望能激勵我好好學習。恰好也是屬於卡薩爾斯一系的日本國寶級大提琴家堤剛來台灣,主辦單位還開了大師班,我就硬著頭皮去報名旁聽,沒想到可以入選,真是開心。

在國家戲劇院一個小小的芭蕾教室,坐了許多和我一樣的學生(其實她們都小我10多歲吧= =),但很可能只是被老師逼來,或從小被父母逼著學習音樂,有些人居然忘記關手機,有些則是低頭玩著iPod或原子筆,畢竟連續3小時半的大師班,沒有定性或十足的熱情,鐵定坐到發慌。主辦單位事前提醒不要錄音錄影,還是有小妹妹大方露出很大的收音麥克風… 這一堂課,不需要考試,大家何必錄音又做筆記呢?如果妳說,怕忘記,那顯然有些部分並未深刻到讓妳記住,不記得又如何?台灣的考試制度教育真的荼毒太深。

有網友說自己太資淺,就不敢報名旁聽。真的想太多了。有這樣難得的機會,先把握住再說。不同的狀態,會有不同的吸收程度,就我所學習到的事情是:先了解一首歌的故事和作曲家的創作背景,是很重要的。因為幾位上台的演奏生(有7名入選)雖然演奏得讓人佩服,被堤剛問到是否知道曲子的背景,卻都搖搖頭。了解了故事,才有那情緒。這是最基本的。

0

對於學大提琴,我還有一個比較多愁善感的理由。

與其把錢或心思投入一個男人,還不如擁抱大提琴。最近抽了一個單身運勢的塔羅牌,真是說到我心坎:「和一些曖昧的對象相處開心,不想改變現況,自然就好,但妳眼光不是很好,對方跟你原來的想像可能不同,建議不要太跟著感覺走,冷靜地評估對方是否適合共創未來。」眼光不好,是我很明白的問題,也是從前幾次感情學到的功課,過去跟著感覺走,現在要多點理智。於是學習新事物真的很適合我,不是用來填補空閒(老實說,有些朋友總愛找我幫忙做東做西,我時間真的很滿啊~),是把心力分一些給這些值得投資的事物。而且我沒想到,音樂能讓我重新審視個性。最近上課,老師顯然對我不滿意,他很客氣地說我不夠放開,太謹慎,只是拉到音罷了,不是一首歌曲。堤剛大師班有位演奏生也是,音樂聽起來真的很美,但大師希望她不要太害羞,那會像幽靈一樣(笑),經過點醒後,音樂聽起來似乎更美了。

不知不覺寫到了半夜,該就此打住先上床躺平了,我想是最近太多愁善感,還好我有大提琴,而不是多愁善感到隨便找個錯誤的男人抱住啊…

留下回應

Leave a Comment.